联系我们您好!欢迎访问北京龙鼎活动房公司!
走进龙鼎
北京活动房-钢结构施工完成 绍兴民企揉出了“鸟巢”骨架

北京活动房-钢结构施工完成 绍兴民企揉出了“鸟巢”骨架

作者:管理员 发布于:2014-12-12 23:28 点击量:1789

在历经两年多的建设后,成功实施了钢结构施工的最后一个环节———整体卸载。

  “鸟巢”的施工分三大步骤:混凝土结构施工、钢结构施工、建筑内外装修与机电设备安装调试。而钢结构施工,属于技术上最艰难的部分。

  一个名叫“浙江精工钢结构”的企业,不声不响地承担了钢结构的加工制作和施工安装任务。换句话说,他们揉出了“鸟巢”骨架。

  9月18日,都市快报记者走进了这个位于绍兴县的、建成仅10年的民营企业。试图寻找一个真实的、有血有肉的“浙江创造”的故事。

  “知道公司中标后,我只高兴了5秒钟。”孙关富说。

  在抛出这句轻描淡写的话之后,这位浙江精工公司的总经理一字一顿地说:“鸟巢工程,对精工是一次极大的挑战……”

  毕竟,这是目前我国投资规模最大的体育场所。由4.2万吨钢构件交织而成的美丽弧线,既是呈现独特设计风格的美学元素,又是支持主体建筑的骨架;毕竟,纵横交错的钢结构,既是“鸟巢”最华彩的部分,是世界上跨度最大的钢结构建筑,也是“鸟巢”建设中,最艰难的。

  那时,一说起“鸟巢”两字大家的神色马上凝重起来

  “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巢。”项目制作部副总工林观志的第一感觉就是:通向它的道路布满荆棘。

  “鸟巢”之所以难,正是其设计风格所决定的。所有的钢构件都是弯扭的,正如树上没有同样形状的叶子,所有钢构件的形状全部不同……

  工艺组的俞工跟钢铁打了9年交道,是个实在人,他也一点都不掩饰拿到图纸后的紧张心情:“谈虎色变。”那个时候,一说起“鸟巢”两个字,技术人员的神色马上凝重起来,如果正在吃饭,大家就都停了筷子,等着对方说话,听听能有什么高见。

  “当时我们的技术力量不足……”林观志说,“不过,‘鸟巢’这个活,搁国内任何一家企业,都得是这句话!”

  技术上没突破即使“鸟巢”建成,也是遗憾

  2005年5月,位于绍兴柯西工业区的精工厂房里,近1000位工艺技术和生产制作人员开始忙活起来。对于“鸟巢”的制作,有两套方案摆在面前。

  一套是传统方案,用模具冲压出所有钢构件;另一套需要采用新技术。而采用什么样的新技术,大家心里都没底。

  最后,集团董事长方朝阳拍了板:“用一切力量寻找、试验新技术!在技术上没突破,即使‘鸟巢’建成,对我们仍将是个遗憾。”

  “躺在床上,望着天花板,觉得都喘不过气来。”俞工回忆起当时的情景。

  巨大的压力不但能激发人的动力,甚至能刺激想象力。一份研究人类头盖骨重塑的治疗方案,引起了细心、执着的精工人的注意。

  这份方案提到:生成医用头盖骨的设备,这种由软件控制的设备可以精密地制作出不同大小的头盖骨。“如果把这种机械放大,把建筑数据编成软件,不就可以生产形式各不相同的钢构件了吗?”

  一个北京活动房建筑工程上的难题,被医学设备破解。联系两者的,是基于精确计算后的想象力。

  焊接图纸就像《黑客帝国》里的BIT码

  “鸟巢”的图纸是很奇怪的。尽管名称叫“图纸”,但上面却没有图,所有位置和结构,都用坐标和数学语言表达,看上去就是一行行的数字。

  就像电影《黑客帝国》里的人能从BIT码中看到真实世界的景象一样,负责焊接工艺的刘代龙,要从那些数字里看到加工零件的形状、位置和焊接点。

  光是他看懂了还不行,还要求手下所有焊工都能迅速准确地找到焊点。就像多米诺骨牌,只要一个焊点错了,这个建筑也就动摇了。

  再加上所有钢构件都是不规则的,寻找正确焊点就显得异常困难。刘代龙和厂里顶尖的焊工窝在车间里,每一次试焊,需要30小时。

  强度、柔韧性,一个都不能放过……每熬过30小时,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蹦出来。“再来一次。”

  几个日日夜夜,整个项目的工人,都在等着刘代龙发话:“可以焊了!”没这句话,一切工作都得停下来。

  终于有一天,刘代龙跑到总指挥的办公室说,可以焊了!脸上的笑容比焊花还灿烂。

  你肯定能找到那12根形态各异的钢柱

  2005年9月,第一根钢柱焊接完了。厂里破天荒放起了鞭炮。

  “我们这里的关口都已经迈过了,现在就得看北京那头了。”负责生产制作的楼宝良总助,偷偷擦了把眼泪。

  此时此刻,在北京,公司首席技术专家刘子祥、项目经理朱乐宁已经进驻亚运村。

  负责安装的技术员魏义进是个28岁的小伙子。他的技术小组的任务,就是要把600多吨的钢柱竖起来。

  以后,前往“鸟巢”的人们可以留心一下,找找那12根形态各异的钢柱。“肯定能找到。”魏义进说,作为“鸟巢”的主要支撑,这些钢柱尽管大小形状不同,但都有一个特点,就是由三根不同的柱拼接而成,就像一棵树上发出的三枝杈,盘扭而上,到顶后,又归为一点。

  这个在大学时曾梦想打全国比赛的业余散打运动员,对自己的体育生涯已经不抱任何希望。魏义进说,“鸟巢”就是他的比赛。

  9月17日,在绍兴总部的设计制作人员并没有观看“鸟巢”卸载的现场直播。因为,看到精工钢构在“鸟巢”施工中的出色表现,国内一家机场把一份更新颖的设计方案传了过来,他们正忙呢。


上一篇:北京活动房-钢结构工程建设对钢材出产提出应战
下一篇:老司机给你讲讲活动板房的问题总汇(文章已删除)